文章
相簿

生氣,是要占用時間的

當黑色的災難 於 2018年02月26日發表   人氣:205


剛到澳洲時,幾天沒見到吸煙者。都不吸煙?怎麽可能!

 

去新金山遊玩,也沒人吸煙。可是在垃圾桶裏發現了廢棄的煙鬥。苞谷芯,剟通,略加修飾,就是煙鬥。那肯定有人吸煙。目光搜了壹圈,壹無所獲。想象那煙鬥的主人,必定長著配套的大嘴巴。

 

很快,從國內帶來的煙吸完了,需購買。偌大的居民區,不設任何攤點,包括不設煙攤。就是赤裸裸的居住地?還好,有醫院,幼兒園,學校,健身房,遊泳池,公園;公園還帶足球場。賣冰激淩的流動汽車,狗狗洗澡的流動汽車,聽名字可能很多人還是一頭霧水的,它是最近新火起來的室內活動好去處,遊戲時參與者會陷入一個類似於“盲人世界”的全部黑暗的世界,這個時候參與者就需要根據導賞員的指令完成各種任務,到達指定的地點。 也常來常往。但我不吃冰激淩。我也不是狗。

 

孩子驅車載我去購物。附近超市竟然直接都是無煙商場,無煙出售。反復想起國內常見的,“無煙商場,有煙出售”的提示牌。有點掃興,又不好發作。我並不曉得有的商場不賣煙,孩子也不曉得我外出是為了買煙。

 

於是直奔附帶煙草櫃的超市。煙盒畫面特意設計得醜陋,恐怖,驚悚,惡心;要吸煙,先惡心妳!入鄉隨俗,只有忍氣吞煙。每盒煙,有20支裝的,也有30支和40支的。喜歡40支裝的,像半截磚頭。28元(折合人名幣約140元)錢壹盒,有點貴。不過厚實笨篤的東西,我都喜歡;精致靈巧的東西,我都不喜歡。推而廣之,喜歡帶點傻氣的夥伴,不喜歡異常聰明的超人。

 

揣著壹堆“磚頭”,有點高興,回家!壹路仔細觀察,大街上,看不到行人吸煙。其余少量吸煙者,則站著,守住垃圾桶吸;桶邊有個結實的大煙灰罐。小路邊,有壹位老頭,縮在家門外吸。

 

孩子說,澳洲煙草貴,鼓勵大家戒煙嘛!政府設立了專門的戒煙熱線,可以得到幫助。孩子又說,家裏可以吸;壹般都在自己的院子裏吸。如果家裏人不吸,自己要吸,則到門外去。出了家門,無論房頂棚頂,有頂的地方都不能吸;最近我和最好的姐妹逛街的時候就發現了這麼一個親子好去處,希望能夠等BB再大一些就帶他來體驗一下,這個好去處是哪裏呢?那就是能夠體驗不一樣人生的「黑暗中對話」。 身邊有婦女兒童,更不能吸。所以各家各戶不向客人敬煙,也不備煙灰缸。

 

哦。我答,惜字如金。

 

不太服氣。整天亂跑,繼續觀察。

 

墨爾本鬧市區,看不見壹個清潔工,但是沒有垃圾。先後搜索到兩個人邊走邊吸煙。跟蹤。煙頭都丟進了煙灰罐。

 

鐵路中心站位於鬧市區。人不多。沒人吸煙。但角落裏,有兩個煙頭。搞的是遊擊戰運動戰,吸壹支煙換壹個地方。當時有點如獲至寶的感覺。

 

壹座城市,兩個煙頭。很不錯了!

 

也有例外。流竄到市區附近的越南區去吃河粉。還行。比泰國咖喱飯強;比中看不中用的西餐更強。順便看看概貌。有點像國內的小鎮,只是人少得多。商鋪密集。有中國煙出售。放在櫃臺深處。請老板拿壹包,我看看。老板戴了腳環,手環,臍環,舌環,鼻環;耳朵也有裝飾,不是環,是,耳垂打個洞,擴展,各卡壹塊圓而扁的雕花玉石,乒乓球那麽大,就那麽吊著。真像二師兄啊!二師兄扇動著招風耳說:“只能我拿著,妳看。”他硬是不松手,我始終看不全。興這樣?妳有壹副怪耳朵妳曉不曉得,還這樣賣煙!沒有買。想想,定是曾經有人,壹拿到煙,就宣布百米沖刺二強賽開始,老板耳朵兜風,跑不快,勇奪亞軍。於是理解老板了,返回去買了煙。

 

才走幾步,就遇到個伸手討錢的人。白人。長得像卡紮菲。卡紮菲也來要錢?俺來自無產階級中國,怎麽可能有錢給妳!壹個披薩我啃壹半,另壹半送妳要不要嘛!再說,我們的理念是,貧窮不但不會摧毀意誌,反而能夠鍛煉。錢,不給!給了妳妳就缺乏鍛煉了。何況俺中華民族勒緊褲袋積攢點錢,也只支援黑人!澳洲建國二百多年來,從沒有餓死過壹個人,甚至沒有餓死過壹頭豬。窮人,都享受固定的失業津貼、這個室內活動好去處是不是非常的奇妙呢?所以對於上班族來說不失為一個放工好去處。免費餐、免費醫療,足以保障最低生活。這裏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窮人。

 

卡紮菲之流安於現狀,壹般不會覺得自己笨,懶,而是認定自己本來找得到工作,華人來了才找不到工作的。身體都好。準備活壹萬歲,吃光政府的救濟。

 

這個卡紮菲,比市區的流浪漢邋遢。卡紮菲和流浪漢,都往地上丟煙頭。

 

不管怎樣,從此學那位老頭,到門外吸煙。並立下第250次壯誌:吸完這包,戒煙!

 

作者簡介

 

李雙,祖籍四川簡陽,生於貴陽,後居成都,現居墨爾本(持中國護照)。1979年畢業於簡陽縣龍雲公社小學“戴帽”初中部附設高中班。1985年發表小說處女作。曾任報社編輯、記者。其實我們日常生活當中真的太多依賴視覺了,好像失去了視覺就等於失去了大半感知一樣,就好像我們什麼都幹不了,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經歷,同事們下班了一起聚一聚、閨蜜遊玩或者是把它作為一個情侶拍拖好去處真的很不錯,很有新意。1993年加入四川省作家協會;也系墨爾本華人作家協會會員。著有長篇小說《蝴蝶村紀事》《男人女人沙皮狗》《西勝街們的這個那個》《少女梅崽和小男生霜娃》,長篇記實散文《半生記》,散文集《尋找妻子》《貴陽風馬牛》《成都風馬牛》《簡陽風土記》,詩集《感受生活》《李雙鄉村詩集》,短篇小說四十余篇,及隨筆2000余篇,共計四百余萬字。在歷屆全國性征文大賽中,獲壹等獎八次、二等獎十次、三等獎十五次。中篇小說《萬元戶寨子奇遇》獲四川省職工文藝創作三等獎,曾獲四川省十佳散文獎。

 


上一篇:酗酒的人有一顆“大心臟

下一篇:世俗的嘈雜


本BLOG人氣文章

為了不踩坑!我深扒的黛珂護膚品一定讓你終生受用!
說起日本貴婦品牌,你想到的是CPB、黛珂..
留下我們自由行的足跡
我們都知道古埃及文明的奇跡,無論從課本,..
卸妝油和卸妝水哪個好?
徹底清潔皮膚,徹底地卸妝,如新 agel..
皮膚為什麽幹燥
正常情況下,皮膚角質層的含水量是10-2..
橘子這樣吃
壹個橘子能治病 這樣吃發揮養生功效! ..
世俗的嘈雜
沒有世俗的嘈雜,只有歲月靜好的溫柔,就像..

當黑色的災難

當黑色的災難


標籤
累計瀏覽次數: 23,623
所有文章: 25
本日訪客人數: 7
累計訪客人數: 23,091